元宝娱乐-

中泰证券李迅雷:传染病下投资者风险偏好为何增加。。

元宝娱乐-

中泰证券李迅雷:传染病下投资者风险偏好为何增加。。

原题:疫情下投资者风险偏好为何增加摘要[李迅雷,中泰证券:疫情下投资者风险偏好为何增加]风险偏好是否增加取决于投资者现场融资余额的变化。去年4月,万德全a指数达到阶段性高点后,融资余额也出现下降。目前,全a指数仍较2019年最高点低约6.6%,但2019年融资余额增加600多亿元。春节首日股市开盘后,受新皇冠肺炎疫情影响,A股指数大幅下挫,随后连续多日反弹,特别是创业板指数也创下2017年以来新高,明显强于沪深300或沪深50。

创业板的估值水平明显高于主板——在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沪深300指数的走势强于创业板,所以我的理解是,这一时期投资者的风险偏好有所增加。事实上,风险偏好是否上升,取决于投资者现场融资余额的变化。去年4月,万德全a指数达到阶段性高点后,融资余额也出现下降。目前,全a指数仍较2019年最高点低约6.6%,但2019年融资余额增加600多亿元。A股市场融资余额变化的数据来源:如果这还不足以证实风险偏好会增加,我们可以找到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下面的图片是我的一个朋友提供的。他认为,衡量a股估值水平高低比较客观,但问题是对不同性质的公司一视同仁;用市值加权法计算市盈率的问题是银行等板块受阻,而大多数股票的估值水平都是“平均”的,用真金白银的日成交量作为权重来描述市场估值的真实水平和市场的风格取向更为明显。a股三个市盈率:市值加权(总市值)市盈率、市盈率中值和交易市盈率数据来源:王晓东用TTM计算供给图的市盈率,剔除非经常性损益,以过去十个交易日的成交量为权重。

一般而言,交易市盈率介于加权市盈率与市盈率中值之间。当然,这个数字有点扭曲,因为它仍然是基于第三季度报告的TTM扣除非口径。由于2018年第四季度财务收益较大,2018年第四季度至2019年第三季度滚动利润大幅下降,因此市盈率偏高;如果以2019年为基准,四季报的市盈率可能会更被市场接受。不过,目前的交易市盈率超过110倍(扣除非盈利因素后),远高于54倍市盈率中值和18倍市价加权市盈率,这说明目前的交易热点大多属于标的类,而在爆发后,这类炒作并未明显收敛。

从a股后市按市值排序的小市值股票50%的成交量来看,a股仍占20%以上,明显高于其他市场,其他市场均低于5%,说明a股市场的投机性特征仍然比较明显,但2016年后的下降趋势也很明显。在全球主流市场之后,50%的小市值股票交易量来自彭博资讯,中泰证券研究所A股风险偏好可以从以下四个方面来解释:首先,从上图可以看出,风险偏好是国内股市的一个长期特征,因此,从短期变化中很难找到因果关系。今年是两所交易所成立30周年。

30年的时间不短,但即使与韩国、印度等新兴市场的股市相比,也不长。因此,我们需要更加包容A股市场,不要指望价值投资时代能够一蹴而就。其次,当A股经济处于下行周期,遭遇十年未遇的重大传染病时,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处于上行状态。我认为这与放松货币政策有关。去年,世界主要经济体相继降息,说明经济下行压力很大,中国也是如此。投资者普遍预计,在疫情下,货币政策进入降息周期的概率较大,资本市场流动性较为充裕,资金驱动特征相对明显,将给题材股带来更多机会。

相比之下,2017年中国经济和金融正在去杠杆化,资本市场流动性不足,主要受蓝筹股表现推动。第三,从风格转换的角度看,经过两年的估值修复大盘蓝筹股,估值提升空间不大。对于投机者来说,他们肯定希望获得更高的回报。因此,代表新经济或新旧动力转换的创业板成为首选。第四,在疫情仍在持续的情况下,再就业难度加大,产业投资困难重重,宽松货币政策产生的流动性对实体经济的影响有限,而且还具有层次性。因此,部分流动性将在金融体系中闲置,给股市带来“流动性”。

风险偏好的改善有利于直接融资比重的提高,特别是在新旧动能转换阶段,新兴产业的发展更依赖直接融资。当然,未来市场能否继续活跃,还要看中国经济的根本变化。总的来说,未来十年,我国经济将处于结构调整过程中,产业集中度将不断提高,龙头现象将越来越明显。股市的投资机会主要体现在结构上,普涨普跌的现象将越来越少见。例如,美国股市经历了十年牛市,但在这十年(2009-2019年),只有16%的美国股市表现好于平均增长率,只有7.42%的纳斯达克股票表现好于平均增长率。

优胜劣汰、优胜劣汰的特点十分明显。不难看出,自2019年2月以来,股市投资者风险偏好的上升非常明显,这与疫情无关。在这种情况下,投资者的风险偏好并没有降低。因此,我们不需要太关注疫情对股市的影响。例如,2003年非典期间,虽然股市波动加大,但在非典爆发前后,股价指数均出现上涨。2003年非典流行期间A股走势的数据来源:中泰证券研究所很多人可能会质疑,非典期间,中国经济处于上升周期,疫情不仅大于非典,而且处于下降周期。

这些都是事实。我们不能做一个简单的类比。例如,非典期间A股的整体估值水平与现在不一样。当时整体估值较高,估值结构相对扭曲。但我的判断是,无论是非典还是疫情是短暂的,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都不会改变中国经济的发展趋势和结构变化趋势。市场的投资机会一方面来自于趋势或结构,另一方面随着风险偏好的变化,估值也会发生变化。(来源:李迅雷0722)(主编:df064)。。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